大专、本科、硕士、博士……近年来,中国政界掀起了一股攻读学位的热潮,一些官员的学历年年看涨,文凭越拿越高。无疑,官员注重理论素质的提高和知识更新,在职刻苦攻读获取更高学位,值得鼓励和提倡。但同时,也有不少官员平时不学习,却千方百计地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公款,与一些高等教育机构“合谋”,在短期内“大跃进”式地完成了“知识化”任务。

    官员学历造假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腐败行为,不但损害了高校的学术风气,助长了官员造假之风,也动摇了整个社会的公平和信用基础,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不少专家认为,官员学历造假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腐败行为,如果不加管理,将危害无穷。

文凭腐败:一场“知识化”的大跃进

中国官员"混的文凭"比假的更多

    如果说普通百姓买假证是为了找工作的需要,官员热衷混文凭的目的又何在呢?答案很简单:升迁。
    文凭一旦成了升迁的“门票”,一些不具备资格的领导干部自然想投机钻营。“有些地方提拔厅局官员要求有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假文凭现象的顾海兵认为,这种干部任用标准使一些人“不得不去造假”。的确,不少持有假文凭的官员也都将造假原因归咎为升迁标准。
    尽管中共中央组织部特别强调防止在年龄和学历上搞 “一刀切”,但记者调查发现,这在一些地方组织部门的实际操作中却走了样。由此,学历既成为一些官员炫耀的资本,更成为他们提拔任用的一块“垫脚石”,从而也促进了官员追求高学历的积极性。

委员:要遏制党政干部的文凭腐败

    近年来,许多中高级党政干部都拥有了硕士或博士学位,其中不乏在担任领导干部前已经获得了高学位,也确有一些在担任领导干部期间,利用工作之余,在职刻苦攻读,凭借自己辛勤的劳动获取了高学位(包括论文学位)。这无疑有利于实现领导干部知识化和专业化。
    但是,对于相当数量已经获得和正在攻读研究生学位的党政干部来说,情况并非如此。他们大都是利用自己的地位和手中的职权动用公款,在职混取研究生文凭(和学位)。

揭开官员学历造假利益链

造假利益链:当高校傍上高官

    相当一些地区在选拔官员问题上,一味地追求高学历,有的甚至以学历层次划杠,这是造成以权谋学、学术腐败现象的最根本原因。另外,官员与教育机构存在巨大的利益链,也为官员提供了学历造假的可能。与国外官员的“初级造假手段”相比,中国官员的假学历显然大都是“硬通货”,无论拿到哪里去检验都是真的。“假的真文凭”在一些干部中流行,背后的推手——各大高等院校显然功不可没。

    片面的“学历崇拜”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官场对学历的“激烈追逐”。而官员再花几年时间进一次学校的成本无疑太高,如果再缺乏约束机制和监督机制,这些官员很容易用手中的权力和资源,以不正当的、非法的方式来获取高学历。

部分官员:让秘书代上课 用公款贿赂导师

    “有些官员混文凭的方式,真是千奇百怪。”北京某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报名、考试、结业时,官员们会亲自出面,平时上课基本上就由秘书代替,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

    南方某地区驻京办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他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给领导当秘书,工作还不满一年,就被调到驻京办,平时的工作就是替领导去学校听课、完成作业,还有负责与导师搞好关系。学期末领导来考试,基本是开卷考,考题也很简单。平时成绩占80%,考试占20%,只要他这里没问题,就是领导考零分,最后的科目成绩也合格。

高校:招生困惑,得罪不起怕被“穿小鞋”

    “别人要,我们不得不给,要不然就被扣上‘思想不够解放’的帽子。”笔者调查中,某大学研究生院一位负责招生的副院长讲述了他对干部假文凭现象的困惑,“不敢开手机,不敢呆在办公室,每到招生的时候,我就过不了正常生活,递条子、打招呼的人实在太多,其中不乏一些处长、局长之类的‘干部考生’,不办吧,得罪不起人;办吧,实在有悖学术良心。”

    据他透露,他还碰到更为离谱的要求,去年招生期间,一位曾给学校批过项目的部门负责人直接问他,花20万元能否帮他搞到一个真的博士文凭。遭到拒绝后,这位领导把电话打到校长那里,指责他“思想太保守”。

评论:根治还需惩罚机制

打击官员学历造假应有法律依据

    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是在干部选拔方面完善制度建设,在干部选拔任用时,要从“德能勤绩”等方面进行全面综合评定,重学历但不能惟学历。同时,强化公共财政监管,使学校的经费渠道不受或少受官员个人掣肘,以切断官员和学校之间的利益链条。
    所以,要遏止官员学历作假之风,必须令其因作假行为败露而付出的代价足够大,大到至少和其收益相等。

深层次反思——文凭腐败,该打谁的屁股?

    相关专家指出:假文凭的泛滥,动摇了社会的公平和信用基础。持有、使用假文凭的人凭借手中的假文凭,不劳而获,谋得政府和企业的高职高薪,在获取社会机会、分配社会财富方面,得到了比别人多得多的机会,令社会的基本公平原则陷于泥淖,损害整个社会乃至国家的信誉。
    假文凭的持有、使用者应该受到比制售假文凭者重得多的刑事处罚。一经发现,不仅要让他们丢官丢职,而且还应该让他们享受刑罚的滋味。

官员文凭腐败: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

    真正高学历的干部确实在知识结构、眼界、胸襟、能力、见识等方面令人佩服,只要假以时日,一定会大有作为。相反,我们不少低学历、甚至无学历的干部,除了工作经验丰富外,其他方面都有很多明显的不足,尤其是少数人身上存在的缺乏世界眼光、小农意识浓厚、进取精神不足等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事业的发展。
    既然文凭腐败的获益者只有官员,影响又恶劣,那么清查、打击的方向就应该很清楚了。可为什么整治的效果不好?这个根源就要追到各级组织了。

延伸阅读:先辈们的学习

毛泽东晚年图书管理员回忆:主席一生与书为伴

从陈云“小学”文化看官员文凭热

    陈云是老一辈革命家,功勋卓著,高风亮节,为后人景仰。笔者浅陋,不敢赞一词。笔者在阅读《陈云传》时,了解到他的一件趣事,由于儿时家境贫寒,陈云的最高学历只是小学毕业。尽管后来的实际文化水平提高很多, 可在填写各种登记表的“文化程度”栏时,陈云总是写上“小学”二字,并意味深长地说:“我永远是小学生!”

应酬多挤占党政干部读书时间

    “百名党政干部阅读习惯”调查活动近日公布结果。统计数据显示,尽管绝大多数党政干部有较强烈的读书需求,但工作太忙、应酬过多正成为影响干部阅读的最主要因素。
    专家呼吁,在建设学习型社会的今天,应尽量减少“文山会海”和不必要的应酬,让阅读成为党政干部的良好习惯。

链接:全球围剿官员假学历
韩国:大规模彻查公务员文凭 俄罗斯:调查政敌学历成风?
葡萄牙:总理因文凭被调查 美国:从打击假证作坊入手

他们撞上了“学历墙”

编辑:江南殇